<ins id="bt5xn"></ins>
<menuitem id="bt5xn"><del id="bt5xn"><address id="bt5xn"></address></del></menuitem>
<listing id="bt5xn"><dl id="bt5xn"></dl></listing>
<menuitem id="bt5xn"></menuitem>
<thead id="bt5xn"><dl id="bt5xn"></dl></thead>
<listing id="bt5xn"></listing><listing id="bt5xn"><del id="bt5xn"></del></listing>
<cite id="bt5xn"><dl id="bt5xn"></dl></cite>
<cite id="bt5xn"><ruby id="bt5xn"></ruby></cite>
<ins id="bt5xn"><dl id="bt5xn"></dl></ins>
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資訊

深深懷念李學勤先生

發布人:王岳川發布時間:2019-02-26

 

驚聞李學勤先生仙逝。深深懷念這位為中國文化的世界性拓展做出豐功偉績的考古學家文字學家。

 

我記得與李學勤先生20多年相識并成為忘年交。最早認識先生是在一個文化討論會上——關于中國古代文字和書法研究會議上,聽李先生的發言,博大精深,眼光獨特,具有深厚的人文主義精神和中國價值關懷。

 

王岳川與李學勤先生合影

 

然后,李學勤先生邀請我去他們的考古所,看了很多出土文物資料,探討了出土文物與文字碑刻的關系,探討古文字和書法的關系,受益良多。我們北大中文系有一位著名的古文字學家裘錫圭先生,我和他也是忘年交,經常請教一些古文字問題,并且切磋古文字與書法關系等諸多問題。還有中文系我的同事李零先生——古文字學家考古學家,我們曾經徹夜長談,深感考古學古文字學對書法文化的重要性。我認為一個書法家一個書法研究者,應該和古文字學家成為知心好友,在更深層面對中國書法文化進行探討研究。因為書法的“第一個含義就是文字,第二個含義是書寫,第三個含義是書籍,與書寫的內容緊密相關——文字和書寫的經史子集的內容緊密相關。當然,還與人格緊密相關——書者如也,正如清劉熙載《藝概書概》說:“書者,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

 

王岳川與李學勤先生談論考古問題

 

其后,多次見到李學勤先生,不斷請教請探討中國書法古代碑帖真偽問題,先秦書法和古文字關系問題,出土的文物對書法史推進的問題,等等,深受啟發。2003年北大書法所成立,我請先生到北京大學書法所給我們的書法學員和訪問學者講《先秦文字與書法藝術》,深受好評,反響熱烈。然后,我代表北大書法所聘請李學勤先生為北京大學書法所客座研究員和顧問,他欣然接受。十六年來,李學勤先生一直成為我們的顧問和客座研究員,指導北大書法所的工作。多次的請教,多次的探討,此情此景,猶如昨日,似在眼前,而斯人逝……

 

李學勤先生致力于先秦歷史文化研究,注重將傳世文獻與考古學、出土文獻研究成果相結合,在甲骨學、青銅器、戰國文字、簡帛學,以及與其相關的歷史文化研究等眾多領域,均有卓越建樹。作為夏商周斷代工程專家組組長,其堅實的考古學根基和精深的古文字學智慧,使得他得天獨厚地成為國家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科學家。他領導探討夏商周斷代工程的重大問題,深入探討中華文明5000年探源工程,對中華文明作出了重大貢獻,成為夏商周斷代工程向世界發聲的頂級專家——向全世界宣布中華文明不僅僅是三千年,而是五千年。在國家級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當中,更是進一步在他支持下,頂著海內外各種勢力的壓力,把中華文明向前推進到五千年。

 

王岳川所長聘請李學勤先生擔任北大書法所客座研究員和顧

 

可以說,在整個20世紀,尤其是百年前1917年以來,胡適、錢玄同們對中國文化打壓——“打孔家店”,“廢除漢字之后,李學勤先生走出“疑古”,而走向“考古”“釋古”。李學勤先生堅持:疑古思潮“有副作用,在今天不能不平心而論,它對古書搞了很多‘冤假錯案’”。所以,“我們要講理論,也要講方法。我們把文獻研究和考古研究結合起來,這是‘疑古’時代所不能做到的。充分運用這樣的方法,將能開拓出古代歷史、文化研究的新局面,對整個中國古代文明作出重新估價?!?/span>中國的古代文明很多地方被傳統觀念估計得比較遲、比較低,顯得評價不公,應該“走出疑古時代”,對中華文明起源過程做進一步探索,充分運用文獻研究和考古研究相結合的方法,開拓出一個古代歷史、文化研究的新局面。據此,李學勤先生提出了“重新估價中國古代文明”、“對古書的第二次反思”、“重寫學術史”等相關命題,把中國中華文明向全世界文化自信文化自覺地考證為五千年,為中華民族歷史恢復歷史真相,增加文化信心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斯人已去,偉業待續。任重道遠,我輩當努力!

 

                                                                                                                           2019年224日于北京大學

秒速赛车怎么才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