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bt5xn"></ins>
<menuitem id="bt5xn"><del id="bt5xn"><address id="bt5xn"></address></del></menuitem>
<listing id="bt5xn"><dl id="bt5xn"></dl></listing>
<menuitem id="bt5xn"></menuitem>
<thead id="bt5xn"><dl id="bt5xn"></dl></thead>
<listing id="bt5xn"></listing><listing id="bt5xn"><del id="bt5xn"></del></listing>
<cite id="bt5xn"><dl id="bt5xn"></dl></cite>
<cite id="bt5xn"><ruby id="bt5xn"></ruby></cite>
<ins id="bt5xn"><dl id="bt5xn"></dl></ins>
文化書法

當前位置: 首頁» 文化書法

王岳川:季羨林先生文化書法之美

發布人:發布時間:2019-01-17

 

王岳川

 

季羨林先生在學術領域多個領域,勤奮耕耘近一個世紀,承往圣繼絕學,在絕門學術上有極高的建樹和重大的開拓:1.印度古代語言特別是佛教梵文、吐火羅文、巴利文研究;2.印度佛教史、中國佛教史、中亞佛教史研究;3,糖史以及科技史和文化史研究、4.中印文化交流史、中外文化交流史、中西文化差異和共性研究;5.印度古代文學《羅摩衍那》、《沙恭達羅》的翻譯和研究;6.德國及西方文學研究;7.美學和中國古代文藝理論研究;8.比較文學及民間文學;9.新世紀中國文化發展戰略研究;10.散文、雜文和書法創作。我與季老近三十年交往中的諸多往事,感慨季老的樸實與偉大并重。季老高度重視學術傳承,他言傳身教,對有志于學的青年人關愛有加;季老學問嚴謹,勤奮著述,篤信“樓有多高,地基有多深”?!熬硬黄鳌?,不能命定般的將季老列入一個對號入座的學術范圍??梢哉f,季老的“齊奘”筆名顯示出他見賢思齊的“玄奘精神”,更表征了他對東西方的文化交流史和中國新世紀文化戰略的深遠眼光。

  文化大師的精神高度

當今文化領域自命為大師者頗為不少,而貶低大師的人也往往不在少數。這大抵是一個令人焦灼的時代——大師在不斷地升值,也在不斷地貶值,不斷地浮出水面,又不斷地掉入污水。在一個自命大師的時代,無疑把大師當作廉價廣告而消解之。故而,季羨林先生率先表示辭謝“大師”、辭謝“泰斗”、辭謝“國寶”。他在強調“大”文化視野的同時,用自己的筆拓展了大散文的維度。

今天,一些學者忙于寫晚明史,書畫家忙于走晚清路。在大國崛起的時候,文化卻在無力地呻吟。我們知道,晚明和晚清是中華民族慘痛的一環,有些人卻在津津樂道晚明那點事,拍賣市場把晚清作品拍成天價,那些晚清和民國的東西實在是大國衰敗的紀實。今日中國作為大國必須和他的文學品格、美學品格相配合,這就是“正大氣象”的審美風范。

在我看來,季羨林先生提出“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理論,堅持21世紀“是中國的世紀”,強調“西化”必將讓位于“東化”的看法,具有相當的前瞻性和戰略眼光。我認為,東方和諧和平文化精神可以遏制西方叢林法則的戰爭精神,用和諧文化減弱沖突文化的危害。在戰爭頻仍而恐怖主義遍布世界的今天,在人類文化在西化主義中面臨“單邊主義”“霸權主義”的情態下,在人類精神生態出現價值空洞和生存意義喪失的危機中,在全球遭遇地緣戰爭威脅和核戰爆發危機時,我們必得思考人類未來究竟應何去何從?!作為東方大國應該深思,中國文化應該怎樣創新并持之以恒地輸出!中國應該站在人類思想的制高點上來思考人類未來走向,文化創新和超越應該成為新世紀的人類文化精神坐標!東方文化守正創新必然使西方文化單邊主義和軍事霸權主義遭到質疑并走向終結!中國崛起將不是中國越來越像西方,而可能是西方世界開始吸收中國經驗智慧。一個明智的領導集團在中國威脅論、中國崩潰論的噪音中,應該有魄力和眼光來參與調整世界文明進程。

在對季老的思想進行梳理的過程中,我看到他的人格魅力和精神高度。半個多世紀凌晨即起的生命寫作對季老的意義是沉重的,這是中國歷代“立言不朽”的銘刻性和戰勝速朽生命的感悟性使然。通過語言銘刻的方式進入歷史和未來,或許是季羨林寫作中的本真性所在。不難看到,季羨林已經醒悟到世俗生活的飄逝性,那些世俗生活方式以及碼字經驗就已經對他失效了。因為他的寫作已然成為生命中不得不寫作的必然宿命!

季羨林先生通過自己的筆,表明在中國文化復興問題上必須具有正大氣象和守正創新?!笆卣笔切枰職獾??!罢本褪侵辛黜浦?,就是樹立一種遺世獨立的尺度?!罢本褪恰罢?,正脈,正路”。天下有很多路,今人選擇走捷徑,但捷徑往往是死路、斷路和無路,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正路。正路最難走,但是是唯一能走通的道!季先生是孤獨的,因為在這個反文化反文學的后現代時代堅持“正”是艱難的。但是我從他的筆下感受到了種先秦史官的中正之正——齊國大臣崔杼殺了莊公姜光,齊國太史記錄:“崔杼弒其君?!贝掼膛瓪⑻?,太史的弟弟接著寫,崔杼又殺。太史的二弟接著寫,崔杼見狀,不敢再殺。因為歷史將這樣記錄并銘刻下去,他將遺臭萬年。我們不要相信地球上會滿地都是圣人,我們也不能期待中華大地滿地都是哲學家。中國有季先生這樣一群知識分子足矣。他們可以用筆把這個時代的弊端和時代呼喚的正氣,都凜然無誤地表達出來。因為守正前提下的“創新”的關鍵在于塑造中華群體文化雕像。

季先生要畫出中華民族的文化雕塑群像,要用學術之筆寫出一部中國思想史長城,使人從中能感到一種真正的人的尊嚴?!按蟆本辰缈蔀椤罢苄陨⑽摹?、“哲思散文”之性格。強調境界大、視野大、眼光大、氣魄大。季先生在某種意義上橫跨經、史、子、集。他通過他筆,他的學養,他的眼光做到大手筆書寫,規避了小趣味、小賣弄?!皻狻笔呛迫恢畾?,孔顏氣象之氣。大氣盤旋之“氣”充沛于天地。而我們很多人都在憋氣、慪氣、生氣,天下只恨財聚無多,恨房子太窄,恨金錢太少,恨官帽太小。季先生卻一身清氣,遺世獨立,有浩然之氣。一個有浩然之氣的人可以做到“糞土當年萬戶侯”?!跋蟆笔强最仛庀笾皯n道不憂貧”,是漢唐氣象的輝煌大氣。當下中國文化應該從晚明、晚清至民國的敗國之象中走出來,從一地雞毛的文學自戀中走出來,而重新呼喚正大氣象!

國家硬實力不行,一打就敗,文化軟實力不行,不打自敗。季羨林先生對中國文化未來藍圖的設定,需要千百萬知識分子努力踐行,從而完成這一藍圖。我不贊成五四時期一些學者“打倒孔家店”的囈語,“全盤西化”地置換民族DNA,“廢除漢字”的殖民主義傾向。那種一味地對中國傳統加以質疑并虛無化的做派,只是在后人懦弱得斷了脊梁而仰仗西方發出的卑微的悵嘆。我們應當自我反省而不應自嘲自虐,應該從審父走向審己,減少文化誤讀,糾正國人在西方視野中的被妖魔化形象。我認為當務之急是“發現東方”和“文化輸出”,這意味著不是高勢位地征服別人,而是對等交流的彼此的文化和精神。

面對“河東河西論”,我們必得注意國家形象在國際化語境上的“水桶定律”——一只水桶能裝多少水取決于它最短的那塊木板。引申開來,任何一個國家文化的對外形象面臨的共同問題,即構成國家形象大國形象的各個部分往往優劣不齊,而劣勢部分往往決定整個國家的國際形象水平??梢哉f,大幅提升中國文化軟實力,建立中國文化戰略話語,強化東方強國的文化軟實力,迫在眉睫。事實上,中國“漢字文化圈”長期以來已經失效,半個世紀以來,整個東亞“去中國化”傾向十分嚴重,“漢字文化圈”已經被“美國文化圈”取代。南海一些國家唯美國的馬首是瞻,因此,只有“再中國化”和“重建漢字文化圈”,諸多問題才能良性解決。我們只能在寬容中庸、立己達人中走以中國自身為主,吸收世界優秀文化,守正創新的文化強國路。發現東方,意味著強國文化身份重建與中國文化復興緊密相關,同時還意味著,中國文化守正創新是國家綜合實力提升的重要標志,也是推動世界自然生態和精神生態和諧均衡發展的基本保證。

真正的人生是在時代文化轉型的風云中直面人生苦難、體驗著生存的深淵并敢于進入深淵揭底的人。季老以理性和語言去探索人性中的未知領域,在現代人的情感萎縮中喚醒對存在狀態的思考,投一束思想的光亮照徹幽昧的思想暗夜,在嚴峻的學術文化追問中尋找中國文化生命的真正意義和未來遠景。能以真血性、真情懷去擔當一個世紀的苦難并開出文化精神新境界的是大寫的人!

  學者散文的深情冷眼

當今中國文化界的散文種類繁多:女性散文、學者散文、歷史散文、文化散文、情感散文、生活散文、日常散文,還有寫“我的鼻涕”、“一地雞毛式”的反文化散文。我把季先生的散文稱為“哲思散文”。他的散文不僅是文學家的散文,而具有了哲學家和思想家的風采和銳利。

季羨林有兩只筆,一支筆寫學術論文和著作,一支筆寫散文隨筆。這是的他在學術研究上“一覽眾山小”,在散文創作上,也“語不驚人死不休”。季羨林的散文大抵屬于學者散文,換一支筆也換一種思路一種情性。但是創作散文一點也不輕松,用季羨林的話說,是“慘淡經營,簡練揣摩,煞費苦心”的。足見作者的嚴肅認真態度。

季羨林究竟寫過多少篇散文?據不完全統計大致有以下散文集:《因夢集》、《天竺心影》、《朗潤集》、《燕南集》、《萬泉集》、《小山集》、《留德十年》、《懷舊集》、《賦得永久的悔》、《我的心是一面鏡子》、《朗潤瑣言》、《夢縈未名湖》、《人生漫筆》、《清塘荷韻──學者隨筆八人集》、《綴玉集》、《漫談人生》、《千禧文存》、《新紀元文存》、《牛棚雜憶》等近二十部散文集除去各集散文有少量的重復收入,總計約三百余篇。其數量之多涉及之廣也是頗為驚人的。

真情實感加上慘淡經營,構成了季羨林散文的美學特征。季羨林在《漫談散文》中說:散文的精髓在于“真情”二字,這二字也可以分開來講:真,就是真實,不能像小說那樣生編硬造;情,就是要有抒情的成份。即使是敘述文,也必須有點抒情的意味,平鋪直敘為我所不取。在《追求一個境界》中寫道散文寫作講究謀篇布局,煉字鑄句,借用杜甫的一句話:“意匠慘淡經營中”,稱此派為“經營派”,在中國文學史上,散文大家的傳世名篇無一不是慘淡經營的結果。

散文是對生命歷程的生命詩意記錄,季羨林面對多姿多彩而又充滿坎坷曲折的的生命歷程,具有清澈的童心和真摯的情思,世界對他呈現出來并變得更加明晰,當他具有超邁的慧眼和形而上之思,就能洞悉人性的深度而大愛無疆,當他具有錚錚俠骨,其剛性的原則使他獲得人性的光輝,當他具有深沉的柔情,就會在不忍之心中將愛心廣被萬物。  

l980年,季羨林為香港文學研究會出版《季羨林選集》(散文選集)寫的《跋》中說:“我們寫東西,在一篇文章中最好不要使用一種風格,應該盡可能地把不同的幾種風格融合在一起,給人的印象就會比較深刻?!欢ㄒ挂黄⑽挠凶兓滞暾?,謹嚴而又生動,千門萬戶而又天衣無縫,奇峰突起而又順理成章,必須使它成為一個完美的整體。我的意思就是說,要像譜寫交響樂那樣來寫散文?!边@真是高明之見!

我曾經在讀韓國金容沃《石濤畫論》時被這段話所打動:“藝術創作的本質不在于筆,而在于筆傳達的永恒;不在于墨,而在于墨引發的時空。藝術創作的本質不在于山,而在于靜寂的本質;不在于水,而在于生命的活躍性。藝術創作的本質不在于古本身,而在于它擁有的原初性和開放性;不在于今本身,而在于它創造了坦坦蕩蕩的我的瞬間自由”。當今世界,我們面前有了金山銀山,但是失去了綠水青山。人們的錢包鼓了起來,靈魂卻癟了下去。沒有靈魂生命就會輕飄飄。季羨林散文在深沉的歷史剖析中,隱含對現實的批判?,F代人喪失了對不可企及不可確知的未來的一種本真擔擾,過去千載悠悠已逝,來日千年又默默而至,在這夾縫中的人們現在活著,豈能毫無隱憂?憂慮使人思索,思索預示著命運的深度。反之,倘若我們對未來、對一切都了如指掌而按部就班去過那樣的生活,我想那是相當乏味的。

季羨林作為學者散文的代表人物,堅持散文情感魅力之中必須寓有哲理。仔細考察,他的散文充滿憂國憂民的情懷和洞穿世俗的眼光,基于他國學根基深厚,多種外語的馳騁運用,一生艱難敢吐真言,仁厚心境恪守中庸,這些統統表征在散文中:舉重若輕而又文含深意,臧否人物而又留有余地,時出銳利而又曠達寬容,信手拈來而又令人唏噓。

憂國憂民的是一切正直知識分子的秉性所在。我認為,季羨林先生秉承了詩人杜甫憂國憂民的道統,將個體生命無常的有限性從浩渺的宇宙時空之中抽離出來,從而形成巨大的審美反差:生命的有限性將人從永恒的時間之維中帶出,而還原為一種拂之不去的人生飄逝感;個體的渺小將人從廣漠無邊的宇宙境界中震醒,而產生出無限大與無限小沖突中的人的不自由感。于是詩意的張力場隨每個人的體驗不同而形成不同的螺旋結構,在心靈震懾的剎那,完成了對宇宙人生的痛苦反思和認同。我們知道,杜甫詩歌強調境界之“高”、情感之“深”,季羨林更進了一步,還加上了視野之“大”,他的散文在這種深沉的大愛中,情不自禁地贊美中華文化輝煌和走向新世紀的更大輝煌:

一是境界高。季羨林先生的散文中沒有世俗的隔靴搔癢或一般文人的無病呻吟。其敘述呈現給我們的是深情冷眼地面對歷史和人物,令人悲欣交集。他的筆通過描寫一個個國學大師幽微的心境和鮮為人知的細節而提升出高境界,而他本身的精神境界已然清景無限。他通過這種高境界和國學大師對話,只有同樣高的兩座山峰并峙,才能發出“相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之嘆,那些精神侏儒是很難和高山之境對話的。

二是情感深。情感可以把境界、世界、眼界點活,讓它們變得生動、流暢、靈活、入木三分。季羨林說:“真正理解一個人的,不是他的同志,不是他的親人,而是他的對手”。這一點,頗有歷史智慧之眼,看似簡單,但舉重若輕。他談到胡適的小兒子胡思杜被劃為右派,不久自殺,季羨林連續說了兩個“可惜了”,后面筆鋒一轉:“大人物治大國若烹小鮮,藝術之至也可以說是輕佻之至,而小人物為什么不能學一兩招消災化厄的絕招”。其實,這是他對中國知識分子悲慘命運和被玩于大人物股掌中的一種深切的哀悼,在看似不經意中表露出了作者深情冷眼的喟嘆。

三是視界寬。季羨林的抒情散文或追憶師友深厚情誼而熱淚盈眶,或思念母親養育之恩難圖一報而五內俱焚。其學者散文或追憶往事,或論辯是非,或反省自我,或歌頌先賢,往往涉及到的經、史、子、集的內容,內涵宏闊。他對人類文明史十分熟悉,往往信手拈來,皆成妙文,其間嫻熟運用經史子集、文史考古、書畫典故和經典原文,眼界之大,用力之深,于此可見一斑。

  書法審美與學者書法境界

作為知識分子的季羨林和作為作家的季羨林已經為人們所熟知,但作為學者書法家的季羨林卻鮮為人知。季先生一生致力于學術,書法似乎在他的學術生涯中并不占很重要的位置。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季先生對書法沒有自己的獨特審美感受和學術尺度。恰恰相反,我在數次與先生談論學者書法中,能深切地感到他對中國書法作為國粹和中國文化獨特代表的深度認同和身體力行地創作。季先生對學者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