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bt5xn"></ins>
<menuitem id="bt5xn"><del id="bt5xn"><address id="bt5xn"></address></del></menuitem>
<listing id="bt5xn"><dl id="bt5xn"></dl></listing>
<menuitem id="bt5xn"></menuitem>
<thead id="bt5xn"><dl id="bt5xn"></dl></thead>
<listing id="bt5xn"></listing><listing id="bt5xn"><del id="bt5xn"></del></listing>
<cite id="bt5xn"><dl id="bt5xn"></dl></cite>
<cite id="bt5xn"><ruby id="bt5xn"></ruby></cite>
<ins id="bt5xn"><dl id="bt5xn"></dl></ins>
海外書法

當前位置: 首頁» 海外書法

中國書法在海外

發布人:發布時間:2015-05-18



中國書法在海外




文物流失

 

    前段時間,法國佳士得[微博]拍賣行計劃拍出圓明園流失的鼠首、兔首文物,面對如潮抗議只得作罷,由此將世人目光再次引向對中國的海外流失文物加以關注。據中國文物學會統計,因戰爭及不正當貿易等原因,自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超過1000萬件珍貴文物流失到歐美、日本和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而流落到私人藏家手中的文物,推測為二倍于這個數字。這其中,國家一、二級文物達100余萬件,如流失海外的甲骨文共三萬片,僅日本就擁有近一萬三千片。頂級國寶不在少數,在中國之外的王羲之作品就有四件,美國藏有《行穰帖》,日本收藏《孔侍中帖》、《喪亂帖》,私人收藏《妹至帖》。

 

    歐洲博物館藏有大量的中國商周青銅器;美國最早收藏的中國藝術品也是青銅器、瓷器、漆器等。在歐美的中國藝術收藏和研究中,以書法作品最為遲緩,這和文化障礙及西方沒有相對應的藝術門類有關。

 

    收藏中國書法最豐富的數歐洲,英國居首位,主要集中在倫敦的大英博物館、不列顛圖書館等。美國收藏書法起步最早的收藏家是顧洛阜(John Crawford),代表性的有黃庭堅《廉頗與藺相如列傳》(圖1),米芾早期作品《吳江舟中詩卷》(圖2);艾略特(John Elliott)收藏有歐美唯一的唐摹本王羲之《行穰帖》,黃庭堅行楷精品《贈張大同卷》,米芾的《留簡》(圖3)、《歲豐》、《逃暑》三件手札,趙孟頫楷書代表作《妙嚴寺記》(圖4)等;安思遠(Robert Ellsworth)是中國文博界熟悉的名字,上海博物館所購藏的《淳化閣帖》便出自他手;美國納爾遜博物館藏有傳為褚遂良所書的《大字陰符經》(圖5),乃書法界如雷貫耳的臨摹范本。 

 

敦煌劫難

 

    流失在海外的書法文物中,以“敦煌劫難”最具悲劇色彩。不但是書法藝術的劫難,也是民族的災難,由此促進對中國近代史進一步加以反思。

 

    敦煌書法歷時久遠,自西漢的漢簡始至清末碑碣止,時間跨度大,數量眾多,風格多元,令人嘆為觀止,堪稱彌足珍貴的史料。中國文化研究習慣上將敦煌學、徽學、藏學并列。敦煌學中最顯著的當屬敦煌寫經書法,也是流失最為嚴重的。    

 

    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中國西北成為世界各國探險家的樂園。尤其是敦煌文獻發現后,一些西方探險家和學者趕到敦煌,攫取大量的經卷,故而如今在英國、法國、俄羅斯的一些文化機構里,藏有大批量的敦煌文獻。

 

    據統計,敦煌藏經洞的5萬件文物如今分散在11個國家。敦煌遺書目前在國內僅存2萬件,英國大英圖書館東方寫本部有1.37萬件,英國印度事務部圖書館約兩千件,法國巴黎國立圖書館有六千件,俄羅斯圣彼得堡亞洲民族研究所有1.2萬件。

 

    1907年,英國人斯坦來到藏經洞,付給王道士500兩銀和130鎊稅金,揀選24箱古寫本,五箱古畫和絲繡品,計一萬余件,全部運抵倫敦大英博物館。1914年,再次騙走五大箱手稿,計有600多卷佛經,其中公元868年的木刻本《金剛經》,是印刷史中的瑰寶。

 

    接踵而來的是法國人伯希和,他在敦煌密室呆了三周,將斯坦因遺漏未取的全部精品捆載而去,仍是付出500兩銀,同時還逐洞攝影,編印出六大本《敦煌千佛洞壁畫集》。幾年后,千佛洞被白俄士兵嚴重破壞,這批照片竟成了反映壁畫原貌的絕版資料;隨后,日本人吉川小一郎和橘瑞超騙走約600份經卷;俄國鄂登堡盜走許多彩色塑像及200多份手稿;美國人到來時,易于攜帶的文物已不多,于是便把注意力轉向大型壁畫和雕塑。1924年,蘭登·華爾納用樹膠粘走36方唐代壁畫,盜走一尊精美的盛唐彩塑菩薩像和七個菩薩頭,在居延海黑城子盜走一尊彩塑佛像和壁畫。由于增加了以上文物,哈佛的福格博物館一時身價倍漲。

 

漢字魅力

 

    書法除大陸本土外,還包括港、澳、臺地區,遠及日本、韓國乃至歐美等世界各地的華人。

 

    漢字文化圈又稱“儒家文化圈”,主要指在歷史上受中華政治和儒家文化影響,現在或曾經使用漢字,有相近文化習俗的區域。一是中國文化本土,包括港澳臺,屬于“地理中國”范疇;一是海外異域,涵蓋日本、朝鮮、韓國、東亞及東南亞部分地區,屬“文化中國”范疇。

 

    港澳臺至今仍使用繁體字,沒有經歷“文革”的沖擊,保留了令人驚艷的傳統文化。香港的書法研究,主要由兩批人士所組成,一是大陸開放以后,移居香港的研究者,二是香港原有知名人士。這其中,老一輩的如泰斗饒宗頤先生,中年學者有李潤桓、莫家良等。澳門書法代表人物如已逝的梁批云先生。臺灣則有傅申、張炳煌、賴賢宗、林麗娥等。    

 

    中國明代中晚期對近現代韓國書法影響巨大。由于政治背景的關系,所引進的主要是相對溫和、平實的書風。當代以金膺顯、權昌倫、楊鎮尼等為代表。

 

    日本書法主要由“關西派”的村上三島、今井凌雪、古谷倉韻、栗原蘆水,“假名派”的杉岡華邨、高木圣鶴,“篆刻派”的梅丁齋等為中心組成的日本書藝院,以及“關東派”的謙慎書道會及金子鷗亭創立的創玄書道會組成。中國大陸書法界所熟悉的名家還有很多,如內藤湖南是日本中國學京都學派的創始人之一,青山杉雨曾創立日本最大的書法團體讀賣書法會并任總務,井上有一在1952年和森田子龍、江口草玄等結成“墨人會”。 

 

    美國社會的書法研究自然以華人為主。長期在耶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中國書法的張充和女史乃沈尹默先生的弟子。張充和1914年生于上海,祖籍合肥,1949年隨其丈夫德裔學者傅漢思移居美國,年近百歲,仍筆耕不輟。

 

他者視角

 

    書法是中國獨有的,但書法的傳播是無限的,折射出中國文化超凡的魅力和巨大的影響力。

 

    世界各地有很多的漢學家,雖然生長在另一種社會環境,卻熱衷于研究中國文化。眾所周知的《神斷狄仁杰》便出自荷蘭人高羅佩之手。高羅佩曾與沈尹默、齊白石等名流交往,對中國文化的迷戀達到狂熱的程度,品茶、弈棋、撫琴、吟詩、作畫、練字、治印、寫小說,儼然名士。    

 

    英國教授柯律格著有《雅債》一書,從藝術人類學的視角出發,借鑒社會學、人類學、歷史學等多學科的成果,重新梳理了文徵明與社會各階層的關系,并從人情義務與禮物交換的角度,將文徵明還原為社交網絡中的文人雅士。    

 

    德國海德堡大學的雷德侯是西方研究中國藝術最具影響力的漢學家之一,著有《清代的篆書》和《米芾與中國書法的古典傳統》等代表作。    

 

    瑞典漢學家林西莉在教學研究的基礎上用了八年完成《漢字王國》一書。林西莉的瑞典名字是塞西麗亞·林德奎斯特。上世五十年代隨漢學家高本漢學習,迷上漢學。林西莉在書中對每個字進行了刨根問底的探討,并以散文的筆法闡述了來龍去脈,揭示了其中的美,由此生發開去,揭示了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和風俗習慣?!稘h字王國》自1989年出版,至今已被翻譯成七八種語言,是西方人學習漢語的主要讀物之一。

 

    書法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是中國文化影響力的見證。東西方時空交匯,歷史不再是單純的縱向,而是縱橫交錯,西方文化的影響無可避免。以西學思維模式或中西思維結合來評論、思考有關書法的一些問題,可以做到角度新鮮獨特、客觀、理性,但要避免盲目發揮。文化傳播沒有時空限制,任何一種先進的文明都是應該學習的對象,通過“他者的視角”能夠提供一種有益的參照。

          (來源《北京晚報》)





 

秒速赛车怎么才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