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bt5xn"></ins>
<menuitem id="bt5xn"><del id="bt5xn"><address id="bt5xn"></address></del></menuitem>
<listing id="bt5xn"><dl id="bt5xn"></dl></listing>
<menuitem id="bt5xn"></menuitem>
<thead id="bt5xn"><dl id="bt5xn"></dl></thead>
<listing id="bt5xn"></listing><listing id="bt5xn"><del id="bt5xn"></del></listing>
<cite id="bt5xn"><dl id="bt5xn"></dl></cite>
<cite id="bt5xn"><ruby id="bt5xn"></ruby></cite>
<ins id="bt5xn"><dl id="bt5xn"></dl></ins>
海外書法

當前位置: 首頁» 海外書法

王岳川:力推當代書法名家促使書法世界化

發布人:發布時間:2019-01-02

 

 

力推當代書法名家促使書法世界化

 

王岳川

 

就當代書法發展的態勢看,大體上講,當代中國書法已經度過了“抄襲西方后現代時期”,開始“中國經典再創新時期”。未來書法發展有三個動向值得注意:一是書法走向文化化經典化,二是中國書法走向教育體制化,三是中國書法走向國際化。如果認識不清,思想不明,可能就會一葉障目,與時代書法文化大勢脫節。

 

  西方危機對東方文藝的影響和機遇

 

西方思想強調“致知”,真理的客觀參照性擺在了第一位;中國思想強調“致良知”,探求生命的完整性。良知是對知識論的超越,藝術是人生的終極體驗。在人類審美的路途上,藝術經典以其追憶和解放的信念,引領個體從功利境界經由藝術境界回歸天地境界,而在中西之爭的背后,兩種生命體驗模式的沖突貫穿于前現代-現代-后現代的時間序列。

在中西文化沖突中,中國已經度過了最艱難的一個世紀:啟蒙與救亡、學習西方與發展自我、后殖民征服與尋找自我文化身份、西方話語霸權與中國文化身份。些都使我們從困境中不斷崛起,終于成為在政治、經濟、軍事崛起的大國,但是還不是文化大國,更不是文化強國。

就藝術而言,主要是“亞洲傳統性”——中國的紙介媒體的作品,在歷兩千年以后,被“歐洲現代性”所消解和邊緣化,而“美國后現代”又在消解著歐洲500年的架上油畫。于是,美國藝術:波普藝術、行為藝術、現成品藝術、裝置藝術、偶發藝術、概念藝術等,大多都可歸入西方評論家所說的“胡來藝術”、“空殼藝術”范圍。它們具有幾個特點:消解價值,喪失價值判斷;失去內涵,無視內容,只剩形式;否定立場,只剩下游戲和做秀。這就是“胡來藝術”或“空殼藝術”,這種藝術可以直接用一個“空殼”代替另一個“空殼”。如果說它還有一點點內容的話,就是造成觀看者心理的“惡心感”。因此,以美國為首的當代西方藝術也可以稱為“惡心藝術”。

美國的文化輸出戰略是成功的,同樣韓國《大長今》的文化輸出戰略也是成功的?!洞箝L今》決非是韓國某導演花了幾百萬甚至幾千萬美元去創造的個人作品,而是韓國政府下達了八個文件的文化戰爭的爭奪,是韓國文化戰略加以實施的重要步驟:首先是“韓熱”,然后是“亞熱”,最后是“全球熱”!他們成功了——先韓熱,后亞熱,甚至世界也在熱。我認為,不管是??耸召徶袊敶囆g作品也罷,還是美國用行為藝術等沖擊和取代了歐洲藝術中心,形成世界范圍內的美國化,以高勢位引導整個人類偏離人道性價值。如今,中國藝術仍處于世界文化輸出鏈條的被動的“末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當然需要具有“危機意識”和“憂患意識”。

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在國際拍賣行中,西方繪畫作品一路走高:畢加索的《拿煙斗的孩子》拍了10416.8萬美元;梵高的《加歇醫生像》作品也拍出8250萬美元到高價。東方紙介媒體讓位于歐洲架上油畫,根本上是傳統價值讓位于現代虛無。只有三百年歷史的美國在1945年以后,掌管了世界的政治、軍事、文化走向——做了兩件事情:一是把世界從一戰以后的30多個國家,二戰以后的60多個國家,成功的變成了200多個國家;在文化戰略上,尚沒有軍事戰略和經濟戰略那么順手,他們想法用三百年歷史吃掉中國的五千年歷史和歐洲的三千年歷史——用抽象繪畫、裝置藝術、概念藝術、行為藝術來沖擊歐洲的架上油畫。美國在霸權話語下做到了。今天很多搞繪畫的人不明白為什么東方傳統敗給現代西方,現代西方又敗給了美國后現代。后現代之后是什么呢?是后殖民!后殖民典型的特征在于不再是征服別人的領土和黑人奴隸了,而是語言殖民、心態殖民、金錢殖民。美國人正是敦促全人類在后殖民道路上跟隨美國走。

當我們將“傳統—現代—后現代”的譜系弄清楚以后,我們明白:今天人們選擇什么,除了自己的藝術觀念和藝術理念支撐自己以外,還有話語權力空間導向問題。之所以一些畫家熱衷于行為藝術,是因為這是一種所謂強勢國際繪畫語言。在這種強勢話語下,中國傳統藝術變成了被不斷邊緣化的區域語言,被后殖民主義文化邊緣化的一種形象。但是,金融危機宣告美國的玫瑰色夢破碎了。這個經濟霸權的夢碎了以后,暴露出美國的文化危機和生存危機。我們可以直視美國的生活方式,那就是消費主義、享樂主義和極端的個人主義。今天,其實他的經濟危機表明這種生活方式本身出了問題。

在美國夢醒了以后,我們應該從后殖民誤區中出走,開始重新認識和重估這個世界!因此,我提出書法文化走向的可能是:文化書法 走近經典 打通魏晉 守正創新。

 

 倡導新世紀書法的正大氣象

 

一個人沒有文化會輕飄飄,一個國家沒有文化會危機將臨;一個人或國家如果文化沉淪喪失靈魂深度,則是最危險的。有靈性價值的文化是一切藝術的根基,藝術在深厚的文化土壤上不會死,藝術會在西方金融危機中鳳凰涅槃,會在全盤西化的誤區中再生,但它的再生面臨四項原則:原創性、創新性、標新性和無新性。

什么叫“原創性”?原創的東西不可多得,舉個例子:第一個人發現蠶吐的繭可以做絲,叫做原創,后來把它做成綾羅綢緞就都不是原創?!霸瓌摗庇兴臈l原則:一,它直接成為了經典,只要是原創的,就是經典;二,它會歷久彌新,人們總是能從中找到新的和符合當下的資源;三,能量巨大,它不僅是在一個狹小的領域有影響,而是在整個人類歷史領域有影響;四,按照中國古代的說法,它是“神品”,神乎其神,不可多得,不可端倪。王羲之微醺書寫《蘭亭序》,等他酒醒了再寫一次卻達不到那樣的高度。這就是“原創性”。原創會直接成為永恒,成為經典,對后世影響深遠;原創橫跨多種領域,產生爆發性的能量;在評價中人們認為它是不可超越的。

“創新性”就是說它可以“半創”、“四分之一創”、甚至是“微創”都可以,都叫“創新”,它與成為史載成為經典的原創不同,它會被歷史記一筆;新穎創意,人們會為它能想到這樣一點而新奇和感動;具有時代影響,說白了就像張鐵生只能紅三年一樣,李宇春只能紅一年,他們的影響超越不了一個時代。

“標新性”其標志是成為“事件”,大家知道的芙蓉姐姐就是為成為事件而準備的,如果有的學者在電視作秀上再往前邁半步,也會成為一個事件;惟新是求,結果是被新超越——很快就會被另一種比它更標新立異的東西所取代,所以它是短暫的。如果用周星馳的話來說,“原創性”如果給一個時間是一萬年,“創新性”給一個時間是幾十年,那么“標新性”就是各領風騷三五天。

有兩套評價體系,一種是宋徽宗的“神、妙、逸、能”排列,一種明清的“逸、神、妙、能”排列。我堅持“神品”為第一品,因為神品不可端倪。近代以來的書法家,有不少僅僅在逸、能二品上下功夫,大多紛紛做各領風騷三五天的事情,但是如果當代書法家都這么做,中國藝術的創新和文化的創新就幾乎不可能。

 

 當代詩書畫印應守正創新

 

    詩、書、畫、印之美表現處中國文化和諧美麗精神。我們一方面要激活傳統,一方面要不斷堅持可持續地創新,而學習經典并創新經典應該成為新世紀中國書法的文化戰略。當代書壇中有很多值得研究的現象:先鋒書法主張取消書法的文字載體,完全依賴線條和墨像來傳達一種書法理念,這類書法夸大了書法符號中的能指部分,取消了所指部分,或者使之變得模糊難辨;行為藝術中的書法實踐將書法定義為“筆墨在紙上的運動”——有人蒙上雙目手執雙管表演雙管齊書,還有人用嘴咬住毛筆寫字做秀,等等。這里牽涉到很多問題,一是書法傳統的繼承和創新,一是“書法性”的問題??梢哉f,行為藝術中的書法實踐將書法定義為“筆墨在紙上的運動”,書法偏離了它的原有含義和內在規定性,成了一種事件性行為。

當代書法應該多元化,但是多元不應沒有文化主調!我們應該在走進經典中重新體認發掘書法經典的當代意義,進而創造屬于這個時代的新經典。應從書法自覺和生命自審的晉帖魏碑唐法宋意中尋找書法文化基因,將魏晉風骨唐宋意韻作為審美風范整合進今日書法對文化傳統的延伸中,使得書家在書寫創新中融入自身生命對書法文化密碼的理解,在書寫中展現強烈的自我人格精神投注,從而將書法看成涵養人文情性的一種重要方式。簡淡流美的書風帶來的是新的生命境界,不滯于物的人生才是破除消費主義迷障的絕好方式,這也是“文化書法”特別強調走近經典走進魏晉的初衷。

在當代書法的文化定位這個書法發展的基本問題上,我認識到書法原創性和尋找國際審美共識是當代努力的方向,只有真正走近經典的書法家才有可能成為時代書法大家,也只有不斷創出新經典的原創型書法家才有可能成為時代書法大家。換言之,當代中國書法重要課題在于在自身創新中尋找一種國際性的“審美共識”——把結構張力、筆墨情趣以及幅式變化這些語言從本民族傳統的審美空間擴散到更大的現代文化空間中去,形成一種國際性書法審美形式通感或基本共識。這就要求我們要借鑒西方一些現代藝術的形式通約,融入本土文化內容,使之充實而具備現代形式美感。在這個過程中,內容將更多變成意境,形式將更多變成語言,最終達成新內容與新形式的完善結合,變成國際性的具有審美共識性的書法美。這表明從本土主義文化出發,應該提出世界主義的書法觀。就是說,書法不僅僅是東方化的審美需要,也是整個人類的審美需要。

我體認到:全球化的理論播撒理論旅行中,中國不應該成為被動的納受者。中國同樣應該在全球化文化互動中從事理論播撒和輸出新理論,形成雙向的理論旅行”。一種對等互動的旅行”,使本土文化藝術和理論反思能夠真實發生和生成在這片厚土之中,完成從一個世紀的拿來主義之后的文化出主義。在書法創作方式,書法本體結構、書法受方式、書法傳播機制、書法價值功能都產生轉變的時代,真正的書法文化前沿踐行者,當通過自己的筆歌墨唱,為新世紀中國書法文化實踐和理論的自我創新和輸出,提供堅實的書法文化觀念和價值重建地基。

 

 力推書法名家促使中國書法世界化

 

書法在西方非常受尊敬,西方抽象藝術很大程度受中國書法的影響。書法是一門心靈的藝術。美術作品都可以涂涂抹抹,唯有書法一筆下去不能改,書法是用手直接運用軟毛筆寫出美妙徒手線以表征自我心靈的東方藝術。書法在韓國、日本被認為是國家氣象的表現。中西七門藝術中,唯獨書法是西方所沒有的,我們應該通過紙和筆的魔力,體悟王羲之為什么要辭官而全身心寫書法,感悟顏真卿為什么會悲憤中寫出《祭侄文稿》,體驗蘇東坡心中苦澀而書《寒食帖》。

我認為,在中國書法普及了二十年以后,應推出一大批文化書法精英——名家大家。只有中國書法大家的國際影響力提升了,才可能對日本、韓國、東南亞形成更大影響,才可能從發現東方文化的精髓到推出一個新的理念——中國書法文化的輸出。創新經典是新世紀中國書法的文化戰略,這意味著,新世紀書法不僅是中國的,也應該“走出去”而成為世界的!

中國書法審美經驗不應該僅僅成為東方的,隨著中國的國際地位提升和大國文化的輸出,書法必將成為人類的藝術,中國推出自己的書法名家大家,勢必會影響東亞乃至世界,從而使中國書法文化逐漸走向世界——世界化!因此,在電腦時代,希望國人拿起毛筆,這是中國文化精神中最精髓的部分。如果當代人不重視書法國粹,就將過寶山空手而回!應該珍惜書法,將書法和文化緊密結合,通過書法走進漢字的神奇,再走進中國經典的博雅,最后將中國文化逐漸世界化,使得世界珍惜東方生態文化精神。

在我看來,書法和學術并行不悖,不管是陳獨秀、胡適都是這樣。有些人把學者寫書法或者是書法家著學術文章看成是不務正業這是錯誤的。因為在我看來,我提倡的是“文化書法”、“走向經典”,同時書法家要學者化,學者要藝術化。藝術人生”加上“學術人生”等于“完美人生”。

中國書法的未來走向,一是中國書法重視書法碩士博士的教育體制化,二是在創造新的書法經典中提升當代書法的文化品位,三是進而向海外輸出促使中國書法走向國際化。舍此別無他途!

 

秒速赛车怎么才赢